我的cp结婚好不好

金俊勉。
阿云嘎×郑云龙
蔡程昱×方书剑
贾凡×陆宇鹏
高杨×王晰
简弘亦×高天鹤

马佳老师护体,不会写也要正面刚。

风止:

明天考试,马佳老师保命

【昱剑】慢慢喜欢你(OA)

🌟🌟注意注意

🌟🌟昱O剑A,雷者勿入。

🌟🌟昱剑两人都是切开黑。OOC,然后小男孩终究gang不过炸碉堡的油爆虾头子,所以O上A。雷者勿入。

🌟🌟之后会涉及的cp:双云(嘎A×龙A);翅膀(凡A×鹏O);杨晰(杨A×晰O)等。注意避雷。

🌟🌟本章一句话双云和翅膀。

 

答应了写OA车我就不会食言。只不过我这种老阿姨式碎碎念真的写不了小短片,写着写着还没来开车呢就已经跑偏了。所以我决定写成中短篇。时间线混乱。

ooc特别严重,都是我的锅。先放一点试试水,有人愿意看我就继续写。

 

  

  

 

————————————

 

01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音乐剧演员了,所以…”这是蔡程昱第三次对过分活泼的小男孩的警告。蔡程昱其实私底下不是一个死板无趣的人,真的玩high了,连黄子弘凡都皮不过他。但面对元气满满的方书剑他真的有点无奈,《Melodramma》这首歌方书剑只和蔡程昱只和了一遍,和声歌词音准还都存在问题,方书剑就坐不住了,开始在排练室里撒欢。

如果只是撒欢还好,蔡程昱还能心态平和的和方书剑一起疯,可蔡程昱总能在空气中闻到一丝若有若无来自Alpha的淡淡的青草的芳香,不浓烈,却让身为Omega的蔡程昱十分压抑。而这种若有若无的味道已经从方书剑上次分化持续到了现在。

“蔡学长,我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然而方书剑话还没说完,就被蔡程昱带着寒光的眼神冷到闭嘴。

“那麻烦你能把你的信息素收好吗?”蔡程昱异常的烦躁,尤其是和方书剑这个刚刚分化不久还不知道怎么去控制自己信息素的年轻Alpha呆在同一个空间内。

方书剑小心翼翼地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然后笑着向蔡程昱道了一声抱歉。在蔡程昱准备再一次弹起《Melodramma》之前,方书剑本来很温柔的青草味信息素却突然在小小的排练室里炸开,带着强烈的攻击和占有。
  
“蔡学长,你看不出来,这么多天了,我就是故意的吗?”

 

02
 
方书剑的分化期来的很晚,20岁了,还只能在各种简历的第二性别栏中填上未知。刚来到梅溪湖的时候,方书剑是36人当中唯一一个还没有分化了的。就连比自己小的黄子弘凡和石凯都已经早早的分化成Alpha。所以石凯和黄子弘凡总是组团调戏方书剑,说方书剑分化期来的那么迟,一定会是一个可爱的Omega。贾凡也有事没事带着陆宇鹏给方书剑科普必要的Omega的生理知识。阿云嘎和郑云龙也为他准备好了Omega专用抑制剂,避免突然分化而造成不必要的恐慌。甚至连节目组也贴心的把他和看起来无害Beta蔡尧分在一个房间。似乎方书剑真的就是个Omega一样。

可就这么巧,方书剑在录完第五期《声入人心》和大家一起聚餐的时候,突然分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方书剑分化成了Alpha。同为Alpha的阿云嘎和郑云龙几乎立刻就反应过来,然后手忙脚乱地让在场其他的Omega和Beta先离开,然后留下了自告奋勇帮忙的贾凡和被迫被叫住的嫡长子蔡程昱。

贾凡是Alpha,不受什么影响,可蔡程昱是一个一直在装Beta的Omega啊。本来就因要参加《声入人心》需要面对不少ALpha而加大了抑制剂分量才导致发情期不稳定的蔡程昱,此时此刻要和四个Alpha,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正在分化的Alpha共处一室。鬼知道蔡程昱在其他人不注意的地方,偷偷给自己注射了多少针抑制剂。

方书剑躺在包间的沙发上发烧发得迷迷糊糊的,他的信息素在小小的包间里不受控制蔓延来。他的信息素是雨后的清晨,沾染着泥土的青草的香味。不像其他Alpha那样具有强烈攻击性的刺鼻的味道,它是浅浅地,萦绕在人鼻尖的,清冽的,醉人的芳香。也许是因为方书剑就是那样一个人,所以信息素也是温柔的。永远活力与生机的。又可能是因为小男孩刚刚分化,信息素还不稳定,所以那种味道一旦蔓延开就淡淡地萦绕在人心头,挥之不去。总之,那种湿漉漉的,绿朦朦的,清新中还带着一点甜的味道,让身为Omega的蔡程昱一瞬间就爱上。

阿云嘎和郑云龙出去叫车,满脸通红的方书剑枕在贾凡的腿上,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些什么,而蔡程昱却站在靠窗子的位置,不敢靠近。

方书剑的下颚是真的好看,像是用刀子削出来的一样,蔡程昱站的远远的,死死的盯着方书剑的下颚线看。

“嗯,奇怪,蔡蔡,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子葡萄酒的味道,刚刚酒撒了吗?”贾凡猛地闻到了一股甜甜的,类似于葡萄酒的味道。

“没有。”蔡程昱慌乱的躲开贾凡询问的眼神,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的信息素正不受控制地散出来。“凡哥,你和嘎子哥龙哥送方方回去吧,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酒店。”蔡程昱急匆匆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立刻走出了包间。他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在待下去,就一定会出事的。

“你没事吧,那你先回去吧,我会给嘎子大龙说的。”贾凡以为是方书剑的Alpha信息素让Beta蔡程昱感到不舒服,就想着先离开,所以贾凡也没多仔细思考那一丝葡萄酒味到底是哪里来的。

蔡程昱刚刚走,原本枕在贾凡的腿上乖乖睡觉的方书剑立刻就坐了起来。即使正在分化,方书剑的眸子也异常的明亮。

“方方,你怎么醒了?没事吧。”

笑着给关心自己的凡妈道谢,然后看着蔡程昱刚刚离开的方向,方书剑勾起了一个微笑。

“原来你是葡萄酒味的,我说我怎么你一靠近你,我就上头呢?”

——————TBC——————

一开始,小男孩是挺攻的,后来可就不一定了。┐(´-`)┌(我其实想写互攻来着。)

OOC归我

OOC归我

OOC归我

不喜勿喷。

立个flag



只要今天蒸煮稍微稍微稍微互动那么一点点…



不求发微博祝福,哪怕就是点个赞,



我就更那辆昱O剑A车。



我就等着。



我不想清醒。


不得了

不得了

蔡(O)×方(A)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跃跃欲试ing…

【嘎龙/昱剑】srrx学院二三事(1~3)

校园AU。有私设。 小甜饼,小段子。没有文笔。沙雕文风。昱剑冷圈不易,ooc怪我。不喜勿喷。



lo主没有手机没有wifi,呆在学校一周的无聊产物,先发一点,以后可能还会有其他西皮出没。(可能还会出现翅膀,亦鹤,深呼晰,注意避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反正设定就是嘎龙是学长,然后大昱剑一届,嘎龙方都是音乐剧系,蔡是歌剧系。蔡暗恋方双箭头。













——————————————————









  

1.嘎龙/昱剑


阿云嘎带着郑云龙去看深夜场电影的时候,碰巧在几乎没几个人的电影院遇见了此时此刻不该出现在此的学弟蔡程昱和方书剑。



”嘎子哥,大龙哥!”方书剑几乎一瞬间就看到了阿云嘎和郑云龙两人,然后立刻就丢下了默默拿着一桶麻花和两杯奶茶的蔡程昱。



“你们也来看电影?”郑云龙看着满脸写着兴奋的方书剑和像早恋被家长发现而窘迫的蔡程昱。然后与一旁早就看穿一切的阿云嘎交换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方书剑揽着阿云嘎的手笑着邀请两个哥哥同他们一起去看电影,但却被蔡程昱阻止了:“方方,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嘎子哥和大龙哥过二人世界了吧。”说着蔡程昱略显尴尬地拎着异常活泼的小男孩就要离开。



带着自己暗恋对象看深夜场的电影,还碰见熟人已经很尴尬了好吗?难不成还要在当电灯泡,被强行喂独狗粮?



不不不,蔡程昱想到曾经被双云两个人肉麻到呕吐的爱情故事所支配的恐惧。



“也对,嘎子哥你们还是快去看电影吧,我们自己去玩,不打扰你们了。”方书剑也意识到了半夜看电影的双云肯定会有不简单的事情发生,他还是和蔡学长去吃油爆虾吧!



方书剑一蹦一跳地拖着蔡程昱走,蔡程昱也是跟着他,宠溺地让他小心点。


“我觉得这两个小男孩挺好的。”郑云龙看着他俩远去,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



“但我觉得以方书剑和蔡程昱的性格, 要在一起,难呐!”阿云嘎有些担心。


“不会啊,我觉得方书剑很喜欢蔡程昱,蔡程昱也很喜欢方书剑啊!”郑云龙耸耸肩。



“他们两个肯定能处理好这些事的,而且我觉得吧,阿云嘎很喜欢郑云龙,郑云龙也很喜欢阿云嘎呐!”阿云嘎笑着攥紧了郑云龙的手。



“我不是说过你不要用这种突如其来的话撩我,真的恶心。”郑云龙送给阿云嘎一记白眼。



”行吧,那简单点,亲你一口吧!”

  

阿·无论你说什么我都能尬撩郑云龙·云嘎

郑·日常嫌弃阿云嘎·云龙

 







2.嘎龙


阿云嘎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每天早晨用蒙语叫郑云龙起床练功。既使每次都会被起床时特别暴躁的郑云龙一脚踹下床,可阿云嘎还是乐于屁颠屁颠地为郑云龙挤好牙膏,等着那人起床。


郑云龙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每天下课之后,阿云嘎带着他飞一般的离开教室,冲向食堂。为的就是能吃到食堂限量限时的口味蛇。既使跑着跑着,阿云嘎摔了,郑云龙的鞋跑掉了。可还是会为了抢到最后一份口味蛇而开心一整天。











3.嘎龙





某天晚上,蔡尧刚从贾凡宿舍借洗衣机回来就看到了走在自已前面的郑云龙和阿云嘎。



因为方书剑总提起的缘故,蔡尧是知道他们两个。后来方书剑也常常带着蔡尧去看他们两个人排练音乐剧,所以蔡尧才了解到他们是恋人关系,再后来双云两人秀恩爱已经成为srrx学院最靓丽的风景。蔡尧常常被迫吃狗粮。所以蔡尧和郑云龙阿云嘎两人关系还不错。



当看到了自己特别喜欢的两个哥哥肩并着肩走在自己前方,蔡尧还是决定向他们俩打声招呼。虽然蔡尧已经刻意忽视了阿云嘎牵着郑云龙的手。



一路小跑着过去,蔡尧还没开口就听到了阿云嘎对着郑云龙不怀好意地调笑:”大龙,你说惩罚你的这十下,我怎么亲?”



蔡尧: emmmm...算了,我还小,还是当作不认识吧!










————————TBC——————————





还想吃什么西皮,评论提。

但是,

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

不喜勿喷。

求红心求评论。


自制表情包,云次方看他们四重唱的时候的表情真的是老父亲般的欣慰!!!

这两个人真的是太可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请立刻结婚!!!

【昱剑】吃醋

之前方方和蔡尧深夜看电影的梗,原谅我这个村里刚通网的老阿姨吧。OOC都是我的锅,文笔渣沙雕文,勿喷。

冷圈太可怕,但昱剑真的是太戳我的心了!!!

一句话凡鹏!!

不喜勿喷。

  

 

————————

  

 

 

方书剑从来都不知道湖南冬天的夜晚可以那么冷,直到他听了蔡尧的鬼话,选择大半夜穿着单衣单裤和一双拖鞋出门去看《海王》首映。

刚刚出门的时候方书剑就觉得冷,结果蔡尧一脸认真的打包票:“冷什么冷,零下几十度才能感觉到冷呢!再说电影院又不是没有暖气,快走快走,一会电影开始了!”

方书剑后悔啊,他怎么当时就没反应上来对面一脸真诚的人是什么暴风骤雪经历过的东北人呢?方书剑居然还傻乎乎的信了蔡尧的鬼话,并且很贴心的给蔡尧带了自己家的小麻花。

是的,12月,方书剑没穿秋裤,没穿袜子,跟着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比谁更抗冻。

方书剑想锤爆正偷笑着的蔡尧的狗头。

好不容易扛过难捱的回家之路,冻的哆哆嗦嗦打开酒店房门,扑面而来的暖气让方书剑和蔡尧都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很快就意识到房间里似乎还有个人。

“蔡程昱?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还要去补镜头吗,这么晚了怎么在我房间?”方书剑不解的看向正坐在落地窗前神情忧郁的蔡程昱。

“蔡尧,你先出去一下。”蔡程昱没回答方书剑的问题,静静的摩擦着自己的手机。

感觉气氛不太对的蔡尧早就想溜了,听见蔡程昱要支走自己,立刻撒丫子就跑,一边跑一边喊:“你们讲慢慢聊,我去找贾凡!”

“你怎么了?”方书剑似乎还没意识到蔡程昱是在生气了,作死的伸出脚勾了勾蔡程昱的衣服,“怎么了,录个节目录抑郁了?装什么深沉!”

蔡程昱一把拽过方书剑冰凉的脚丫子,抬头看着笑得猖狂的小男孩,“你就穿这身出去看的电影?”

小男孩踉跄了一下,没抗拒蔡程昱,然后点点头。

“见过冬天不穿袜子露脚脖子的,没见过拖着拖鞋就往外跑的。”惩罚般的打了一下,就站起来给方书剑倒了一杯热水。

方书剑一脸嫌弃的拒绝了:“不喝,你刚摸jio了,我嫌脏。”

“那是你自己的脚,你也嫌弃!?快点喝!”蔡程昱强硬的把水杯塞到方书剑手里。

看着方书剑把水喝完,他有坐回到落地窗前一句话不说的摩擦着自己的手机。

“你咋了?”

“……”

“录制不顺利?”

“……”

“说话啊!”

“《海王》好看吗?”蔡程昱缓缓的抬起头。

“不好看,不好看,没和你一起去什么电影都不好看。”终于意识到蔡程昱为啥生气的方书剑求生欲极强。

“可是你还是和别人去看电影了。”

“那是因为你有事啊,我想看首映啊。”

“可是你还是和别人去看电影了。”

“………”

方书剑有点无奈,他的恋人蔡程昱什么都好就是太实诚,认死理,有时候还会很偏执。

 

蔡程昱一动不动的坐着,一副我听你解释的样子。方书剑若有若无的瞟一眼,然后快速的思考怎么哄。

想到了什么,方书剑立刻换上一脸忧愁:“哎……”

蔡程昱无动于衷。

“蔡蔡,我今天特别不开心。”

“哦,是吗?去找蔡尧啊。”蔡程昱不去看方书剑。

“蔡程昱!你快问我,为什么不开心。”方书剑一屁股坐在蔡程昱身边的沙发上,抱着蔡程昱的手不放。

“为什么不开心。”蔡程昱还是一脸冷漠。

“我今天无意之间伤害了一个一口气能唱九个High C狂装酷炫吊炸天的男人,他不原谅我了,怎么办?”方书剑很忧郁。

“找蔡尧呗。”

“……”

“蔡程昱!”

蔡程昱懒得陪自己身边的这个小戏精演戏,但方书剑气呼呼的样子让蔡程昱气消了一大半。

“那你说说,你怎么伤害那个一口气唱九个High C狂拽酷炫吊炸天的男人了?”

“我没有陪他去录制,没有给他加油,还偷偷的和别人看电影……”

“还有呢!”

“还有什么?”方书剑有点懵,莫非上次自己和蔡尧黄子半夜网吧开黑的事让他知道了?

“还有就是大冬天要风度不要温度,穿的那么少就往出跑!”蔡程昱应该是气消了,但还是揣了方书剑一脚。

“好吧好吧,我错了,所以你不生气了?”方书剑狗腿的把刚刚和蔡尧吃剩的小麻花塞了一个给蔡程昱。

“子非吾,安知吾不怒?”

“切,子非吾,安知吾不知汝不怒?”方书剑肆无忌惮的挂在蔡程昱身上,狡猾的笑着。

蔡程昱一手揽过方书剑,“叫声爸爸我就原谅你。”

“滚!”方书剑跳出了他的怀抱,钻进被窝。他现在很冷,不想洗澡也不想在和蔡程昱BB,他只想和床紧密接触。

蔡程昱仗着身高优势压了上去,把小男孩紧紧的抱着:“说真的,过两天再和我看一遍《海王》。”

方书剑就觉得身上的人太重了,反抗了两下没用,就没在抗拒了,不过蔡程昱这样抱着他,居然不冷,挺好。

“我都看了一遍了,不去。”方书剑连眼皮都没抬。

“不行。”蔡程昱硬是掰开了方书剑的眼睛,小男孩真的很可爱,不是吗?

“蔡程昱你再不松手我就剧透了!”

“你敢!”

“《海王》讲的是……”

“方书剑你闭嘴!”

“《海王》结局…唔……”

蔡程昱身体力行的堵住了方书剑的嘴巴,方书剑挣扎了两下,就揽上了蔡程昱的脖子。

一吻结束,蔡程昱摩擦着方书剑的颈窝:“方方,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应该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

“咳咳…”方书剑没敢看他也是到蔡程昱这时的眼神有多么炽热。

方书剑还没说什么呢,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

“方书剑,蔡程昱!开门,我没带房卡!”蔡尧撕心裂肺的喊呐!

“你不是去贾凡屋了吗?”

“陆宇鹏在贾凡房间,我已经被秀瞎了!开门啊!!!”

蔡程昱像个八爪鱼一样把方书剑缠的紧紧的,然后冲着门外喊:“反正你进来也会被我们两喂狗粮,所以你还是别进来了,那暖和哪呆着去吧!”

蔡尧欲哭无泪:谈个恋爱了不起啊?

   

 

  

————END————


 

方书剑还是陪着蔡程昱看了一遍《海王》,午夜场,就他们两个,外带一罐小麻花。

《海王》演了什么,反正蔡程昱是不知道的。

再看一遍《海王》,反正方书剑是顾不上电影里演了什么的。

    

  

  

————真·END ————

 

西皮是昱剑,不逆,虽然蔡High C都有点接近少女傲娇攻了…不过昱剑是真的戳我的心。

也别让我写车,这两个娃娃在我眼里还只是个孩子,来不了车啊!

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

OOC都是我的锅,

OOC都是我的锅,

OOC都是我的锅。

不上升真人,圈地自萌。

立个flag。

等到这次考试考完,

我一定要写嘎龙,凡鹏和昱剑。


占tag抱歉,但姐妹们理解我已经很炸成烟花的心情吧。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王晰拉着郑云龙要挟阿云嘎,然后阿云嘎也拉着周深要挟王晰,然后就有了两个沙雕之间对话。


王晰:你把周深给我放开!

阿云嘎:你先放开郑云龙!

王晰:你敢动周深,我就动郑云龙!

阿云嘎:你有本事动郑云龙给我看!

王晰:你别逼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地爆炸!

大龙&周深:幼稚鬼……

【吃糖组】一枚小甜饼


我终于爬墙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先发一枚小甜饼。
没有人领便当。
没有那一枚入喉的子弹,只是石头炸伤了脸。
ooc归我。

=====================

撤侨任务结束之后,张天德被紧急送回国治疗,索性伤口不致命,而且及时止住了血,以张天德的身体素质也就是养几个月,脸上留条疤而已。

张天德除了躺在医院养伤,还在蛟龙队其他人的怂恿下干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给佟莉表白。

当时的情形很尴尬。

张天德脸上的伤还没完全痊愈,咿咿呀呀的哼唧了半天,佟莉一脸懵逼,没听懂他想表达什么,最后躲在暗处看热闹的蛟龙队才帮张天德说出了想说的话。

"佟莉,你看你和石头关系那么好,这次他险些……所以,珍惜眼前人呐。"杨锐轻叹了一口气。

"对啊,你两要不就在一起吧。"其他人起哄。

佟莉在杨锐开口的一瞬间就脸红了,坐在张天德床边不知道怎么办。倒是张天德轻轻的牵起了她的手,努力了半天才没拼凑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只能静静的注视着她。

佟莉看着此时此刻无比认真的张天德,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啊,那就在一起吧。"

接着病房里就传来了蛟龙队吵破天际起哄的声音。

可等到张天德彻底痊愈归队后,佟莉才后悔了。

别人表白鲜花美酒巧克力,最不济也都有个定情的信物,而自己呢?什么都没有,就连表白的话都是别人代替张天德说的。

再怎么爷们的佟莉,也会有少女心啊。

佟莉很委屈,所以,时常和张天德抱怨。
  
"哎呀,我怎么当时就答应你了呢?"佟莉想不明白,自己咋那么傻。

"怎么,后悔了?"张天德坐在那正在给佟莉剪手指甲,听到她的抱怨笑得一脸宠溺。

"我不想嫁给你。"佟莉郑重的点点头。

"那你嫁给谁?"张天德用纸擦了擦修剪的整整齐齐的指甲,然后细细欣赏自己的"艺术品"。

"嗯,剪好了。"

"我要嫁到外国,离你远远的。"佟莉没理他。

张天德笑得更加灿烂。

"那行,我给你当嫁妆,你去哪,我就陪你去哪,你嫁给谁,我就专职给你老公戴绿帽子。"

"我不要你,你滚。"佟莉突然被撩,嗔怒的推了张天德一把。

"好吧好吧,我滚,那我这颗钻戒给谁好呢?"张天德佯装要走,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

佟莉瞬间傻眼。

"你干什么?"

张天德已经单膝下跪了。

"莉莉,你愿意嫁给我吗?"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甜不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