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瓷(佛系写手更新随缘)

金俊勉。(EXO除白月光牛勉不逆不拆之外,各种队内队外西皮都吃。)
盾铁冬叉跪断腿。
体坛cp,孙朴。獒龙。
SKAM小天使和E神是心头肉。
海因/瑜洲朱砂痣。
偶尔写写凯源。
杂食动物,永葆纯洁。

这对真的很带感啊!!!!

非不子:

搞留白cp吗??
太好吃辽👏👏👏👏

刘传单x白保险

“你先接我传单”
“你先买我保险”

安利组

【勋勉】不是朋友(一)

混混攻x人妻受。
ooc。
小学生文笔。
勿喷。
  
  
  
  
  
  

——(一)——
   
     
  
  
 

 
“不要再闹了!你还让不让我们母子两个活!你要打世勋,就找打死我吧。”

女人声嘶力竭地对着她面前这个已经喝醉,手里还拿着酒瓶的男人哭喊,男人暴怒的将酒瓶砸在她身上,可她只是跪在地上,死死的护住臂膀里那个只有十七岁的男孩子。

“你别太过分了!”

男孩突然从女人的怀抱里跳了出来,向着男人猛踹了一脚。

“你除了喝醉酒之后打我和我妈之外,你还会干什么?”

男孩歇斯底里的咆哮,脸上青一片紫一片全都是被打过的痕迹。

男人许是被踹得懵了,倒在了沙发上,挣扎着起来,却起不来。恶狠狠的吐了一口痰,指着男孩骂到:“吴世勋你个小兔崽子,敢打你老子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说着又挣扎着要起来。结果被男孩一拳打到脸上,靠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女人被这样的情景吓坏了,连忙拉住要再打几拳的青年,哭着摇头:“够了够了,世勋,不要再打了,听妈妈的话,先去俊勉家,快去。”

吴世勋低着头,母亲泪眼婆娑的样子让吴世勋冷静下来。看着躺在沙发上一时半会还起不来的父亲,眼睛哭到肿的母亲,和满目狼藉的家——

装修布置无不透露着这家主人雅致和身份不凡的房子里弥漫着与之格格不入的酒和血的味道,暖黄色的灯光丝毫显不出温暖的气氛。整个地上都是乱糟糟的,璃杯被和花瓶摔成了碎片,典雅的银制茶具散落一地,那些看似华贵的东西却透露着丝丝阴冷的气息。

吴世勋快被逼疯了。
  
女人推搡着让吴世勋离开:“世勋,听话,妈妈会处理好的,先去俊勉家,妈妈求你了。”

“我知道了。”吴世勋忍着眼泪,妥协了,不带任何留恋,顺手带了一件风衣就离开了。

萧瑟的秋夜透着寒意,吴世勋紧了紧衣服。刚刚发生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小到大,他的父亲,只要喝醉,就会将满腔的不满和压力发泄在自己和母亲身上。年龄小时,吴世勋只能躲在门缝里,偷偷的观望,看着父亲和母亲争吵。后来,父亲越来越暴虐,吴世勋也学会了反抗,可他只有17岁啊,每每反抗换来的只不过是一身伤。

他曾感谢他的父亲给他提供了优越的物质条件,却从没有对他有一丝精神上的关怀。所以吴世勋从来都不在乎自己在别人心目中是怎么样的,反正有钱,老师怕他,同学们也不敢和他说话。自甘堕落和无节制的挥霍,让吴世勋染上了富家公子的所以恶习。除了吸\毒。天生一副好皮囊,让他身边有大把大把的男人女人倒贴,所以吴世勋不稀罕有朋友。

但金俊勉却是个意外。

金俊勉是吴世勋的竹马,只比吴世勋大一岁,两家人住在一起,从小一起长大。金俊勉是吴世勋唯一的朋友。吴世勋感谢金俊勉总是能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给予他关怀的爱,也感谢金俊勉能真心真意的待他为朋友。因为每次吴世勋被父亲打,能安慰他并且提供一杯热牛奶的只有金俊勉。那些难熬的日子,金俊勉和母亲,就是吴世勋的光。

还好有母亲,还好有金俊勉。

金俊勉家就在吴世勋家隔壁的一幢两层小别墅里。走两步就到了。吴世勋已经看不见房间里有灯光了。这个时间,金俊勉应该已经休息了。

他本不想去打扰他,可他受了委屈时真的想见他。所以他选择了和以前一样的方法,从管道向上爬,爬到了他房间的阳台。

阳台的门没锁,吴世勋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踮着脚尖,走向床边。不知怎么的,闻到淡淡的独属于金俊勉的味道,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小小的一团,吴世勋说不出的安心。

小心翼翼的脱掉鞋子和外套,缓缓地躺在金俊勉身侧。浅白的月光洒在两人的脸上,说不出的静谧与美好。

突然,床上的人动了一下,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打开床头的暖灯。然后缓缓地坐起来,熟练的从床头柜里拿出医药箱。

“世勋,起来涂点药吧。”

“俊勉哥,我影响到你休息了。”

“没关系,过来坐好,我给你擦药。”

“……”

金俊勉跪在床上,一点一点的给吴世勋涂抹药膏,温润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心疼。

突然,吴世勋扑进了金俊勉怀里,头埋在金俊勉胸口,放声大哭。

“哥…我疼…”小孩也许只有在金俊勉面前才会有这样脆弱的一面。

金俊勉关了灯,也许只有黑暗才能让吴世勋有些许的安全感。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金俊勉轻轻的承诺。

——TBC——

勿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暴风哭泣!!!! 终于回来了!!!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必须给太太爆灯,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本同人本!!第一次都献给了盾铁冬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心到炸裂!
        
  

看着别人的本子都回来,我能急死,还没看,而且现在还要去上晚自习,今天晚自习啥都不做,就只看我的本子,随便再给我周围人好好炫耀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森!!!!


太太我爱你!
  @奶酪君-我是寒衣的heartmate

记梗(不知道写勋勉还是牛勉……)

大学室友梗。

某天晚上宿舍停电,对面女宿日常饥渴喊话:“小哥哥们你们有女朋友吗?”

接着男宿一群同样饥渴的死肥宅控制不住自己,一阵狼哭鬼叫要对面小姐姐的微信,被骚扰惯了的好学生金俊勉实在忍不住,就一把抱着刚从浴室出来,裸着上半身的吴亦凡/吴世勋,然后对着女宿大喊:“小姐姐们,你们有男朋友吗?”

“没有!!!”

“我TM有啊!!!”

 
虽然至少抖音上有这个梗,但今天宿舍停电,我就对着对面男宿喊了个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级开心,不知道写牛勉还是勋勉,先记着吧?

AI成精,真的扎心了。
  
  
 
既然这样,我就动笔写了。

我坚信,

在平行世界里,

你们长相厮守,

儿女双全。

【吃糖组】一枚小甜饼


我终于爬墙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先发一枚小甜饼。
没有人领便当。
没有那一枚入喉的子弹,只是石头炸伤了脸。
ooc归我。

=====================

撤侨任务结束之后,张天德被紧急送回国治疗,索性伤口不致命,而且及时止住了血,以张天德的身体素质也就是养几个月,脸上留条疤而已。

张天德除了躺在医院养伤,还在蛟龙队其他人的怂恿下干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给佟莉表白。

当时的情形很尴尬。

张天德脸上的伤还没完全痊愈,咿咿呀呀的哼唧了半天,佟莉一脸懵逼,没听懂他想表达什么,最后躲在暗处看热闹的蛟龙队才帮张天德说出了想说的话。

"佟莉,你看你和石头关系那么好,这次他险些……所以,珍惜眼前人呐。"杨锐轻叹了一口气。

"对啊,你两要不就在一起吧。"其他人起哄。

佟莉在杨锐开口的一瞬间就脸红了,坐在张天德床边不知道怎么办。倒是张天德轻轻的牵起了她的手,努力了半天才没拼凑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只能静静的注视着她。

佟莉看着此时此刻无比认真的张天德,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啊,那就在一起吧。"

接着病房里就传来了蛟龙队吵破天际起哄的声音。

可等到张天德彻底痊愈归队后,佟莉才后悔了。

别人表白鲜花美酒巧克力,最不济也都有个定情的信物,而自己呢?什么都没有,就连表白的话都是别人代替张天德说的。

再怎么爷们的佟莉,也会有少女心啊。

佟莉很委屈,所以,时常和张天德抱怨。
  
"哎呀,我怎么当时就答应你了呢?"佟莉想不明白,自己咋那么傻。

"怎么,后悔了?"张天德坐在那正在给佟莉剪手指甲,听到她的抱怨笑得一脸宠溺。

"我不想嫁给你。"佟莉郑重的点点头。

"那你嫁给谁?"张天德用纸擦了擦修剪的整整齐齐的指甲,然后细细欣赏自己的"艺术品"。

"嗯,剪好了。"

"我要嫁到外国,离你远远的。"佟莉没理他。

张天德笑得更加灿烂。

"那行,我给你当嫁妆,你去哪,我就陪你去哪,你嫁给谁,我就专职给你老公戴绿帽子。"

"我不要你,你滚。"佟莉突然被撩,嗔怒的推了张天德一把。

"好吧好吧,我滚,那我这颗钻戒给谁好呢?"张天德佯装要走,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

佟莉瞬间傻眼。

"你干什么?"

张天德已经单膝下跪了。

"莉莉,你愿意嫁给我吗?"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甜不甜?

【靖宇】给平行世界的他们

平行世界,靖宇夫夫参加《向往的生活》。
圈地自萌,不要打扰蒸煮,没什么文笔,只希望他们两个能够在平行世界里依然甜甜的。

————————————————————————

"我14年的时候吧,谈了一个…"韩天宇坐在一群人中,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笑着慢慢的嚼着自己嘴巴里的肉。

在座的所有人瞬间闻到了八卦的味道,撺掇韩天宇爆料。

只有武大靖一个人,不露痕迹的瞥了一眼吸引了所有人目光而耳朵发红的韩天宇,然后继续悠哉悠哉的享受美食。

"不过已经分手了。"韩天宇似乎是故意要说给谁听一样,很大声的喊了出来,然后低着头偷偷的笑。

"那现在呢?"何炅似乎发现了点什么,有那么点穷追不舍的意思。

"嗯,然后又谈了一个对象。"说着说着,韩天宇自己都笑了。

"那方便不方便透露一下是谁呢?"何炅继续问。

"嗯……不是很方便…不过他是和我一个项目的,我们俩已经在一起很久了,感情一直都很稳定。"韩天宇瞥了一眼坐在远处的武大靖,笑得更加灿烂。
 
"这样啊。"何炅懂了。

其实何老师是真的非常敏锐的,某两个人细微的互动是真的瞒不过他的眼睛,他本来不肯定,不过刚刚故意试探问韩天宇方不方便透露,然后看韩天宇的反应,何炅也就基本上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所以他很认真地拍了拍韩天宇的肩膀,然后看向了,坐在另一旁,笑的温暖的武大靖。

"我知道,很不容易,但是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幸福的一直一直都在一起。"

"谢谢。"韩天宇也不是傻,他自然是明白了何炅话中的意思,于是投给了何炅一个同样温暖的微笑。

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微微一笑,然后视线迅速分开,低着头继续啃肉。

———————————End———————————

【凯源】关于手镯(小甜饼)


首先先听我逼逼,我是一枚萌新。
OOC怪我。
而且我也并非是岛民,并非四叶草,也并非TF中任何一个人的粉丝。
我只是有一个,愿意为凯源跪断腿的闺蜜而已。没错就是她→ @皈皈依 
之前生日的时候一直都没来得及给她买礼物,但是我会补上的,所以就先写一个小甜饼来弥补她吧。
我不属于那种文笔很好的那种人,只是觉得凯源之间的爱真的很明目张胆了。
所以就用她之前讲过一个梗,写了一张文章,凯源有很多地方我不懂,然后希望大家不要喷我,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我们是不是应该收敛收敛了?"王源一边笑着浏览微博凯源的超话,一边给王俊凯打视频电话。

王俊凯还在北京,王源却在重庆。

王源紧紧的盯着超话的内容,笑的像偷腥成功的猫,打趣到:"我感觉超话都要炸了。"

王俊凯知道王源在开玩笑,毕竟王源恨不得光明正大的牵着王俊凯的手,然后告诉全世界,他们是恋人关系。

不过王俊凯愿意陪王源闹,所以笑着回答:"好啊,那就我们收敛收敛,过几天我回重庆,就不要有什么互动了。"

王源瞪了一眼手机摄像头。

"切。"
  
"哦,对了,后天我回重庆,你来接机吗?"王俊凯在手机那头满脸宠溺的看着王源。

"不接。"

"真不接?"

"队长大人要我收敛,我就收敛喽。"

"平时不见你这么听话。"

"队长大人教训完了吗?我困了。"

"好吧好吧,去睡吧,晚安。"说着从镜头比了一个爱心。

怎么说,王源觉得给王俊凯说"我爱你"这种话真的很羞耻,毕竟王源还没成年,而且王源觉得没成年就说"我爱你"真的很幼稚。就像小孩子过家家那样,没有可信度,只是童言无忌。他不想这样对待王俊凯,所以在他觉得18岁之前要用肢体语言来向王俊凯表达喜欢。

"晚安。"王源同样向镜头那边比心。

王俊凯挂掉视频电话,又给王源的助理发了一个微信,让他去监督王源睡觉。王俊凯唯一不信任王源的地方就是每次说自己睡了睡了,可手机却不离手。王俊凯在的话,还能没收了他手机,看着他,但不在,那就只能让别人监督了,虽然王源不一定听。

王俊凯总是无奈地想要是王源真那么听话就好了。

果然,助理去看王源的时候,他还没有睡。

"哎,哥,你来的正好,快看看这个手镯,怎么样?"助理还没说话就被王源拉着坐在电脑前了。

助理懵逼的看着价值118000的手镯。

"为什么还带个锤子?"

"什么锤子啊,这是螺丝刀。这是卡地亚新出的love系列,戴上了只有用这把螺丝刀才能卸下来,我觉得挺好看的,王俊凯应该会喜欢吧…"王源嘴角勾起弧度,然后没有给助理任何说话的机会,就毫不犹豫的下了订单。

"你买了?118000?就为了买这个和手铐差不多的手镯和一把锤子?"助理一脸震惊。

"……"王源很是嫌弃,"哥,你赶紧走吧,我真要休息了。"说着就把助理推出自己的房间了。

两天后。

王俊凯结束自己在北京的活动,风尘仆仆的回到重庆,笑着和粉丝打招呼后,就上了公司的保姆车。

刚上车就看到了坐在后排的王源。

"不是不接我吗?"

"我就顺路而已。"

"顺路到机场?你要去哪?"

"机场旁边有家奶茶店的奶茶挺好喝的,我来买奶茶,嗯,就是这样。"

"奶茶呢?"

王源狠狠瞪了笑得狡猾的王俊凯一眼:"我喝完了。"

"好吧好吧。"王俊凯妥协,然后做到了王源身边,很自然的靠在王源身上,"我要休息一会,到了叫我。"

王源调整好姿势,尽量让王俊凯舒服一点,他很像把王俊凯现在的睡姿照下来,他手机里的黑照还多着呢。不过王俊凯正好压着王源装手机的口袋。

好吧,好吧,饶了你了。

王源也轻轻的靠在车座上,闭上眼睛,浅浅的笑着。

回到宿舍,王俊凯先去洗澡,等他出来时,发现王源一脸享受的躺在王俊凯的床上打游戏。

"我有东西给你。"王源从床上起来,拿出精心包装好的手镯。

"什么啊?"王俊凯麻利的拆着包装。

"礼物。"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样子,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愿不是恶作剧。

"手镯还是什么?"王俊凯松了一口气。

"对啊,送给你的,好看吗?"王源的眼睛闪着光。

"好…看…"王俊凯强忍着吐槽的欲望。

"快戴上啊!"

"难道不应该是你给我戴吗?"王俊凯把镯子递给王源。

王源麻利的给王俊凯扣上。

"扣上了,就是一辈子了。"

说完,王源就跑开了。

王俊凯看着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闪着光的手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END

——————————————————
彩蛋(一)

嗯…王源没有把螺丝刀给王俊凯留下。

彩蛋(二)

在王源的威逼利诱下,王俊凯答应了除了特殊情况,绝对不会把手镯摘下来。王俊凯还真的没有试过怎样才能把它摘下来,包括洗澡睡觉。

然后他去参加活动时,才知道了,没有特定的螺丝刀…这个手镯根本摘不下来,除非把他的手砍了。

"你现在把螺丝刀给我还来得及。"

"我扔了。"

"你给我等着,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挂了电话,王源笑得在沙发上打滚。

彩蛋(三)

王俊凯后来才知道这个手镯价值118000软民币。

所以,他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以后家里的财政大权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上。

嗯…祝好运。

真· END

  
   
   
——————————————————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见谅见谅,勿喷勿喷。
    
   

推荐看这文时的BGM:

1.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王俊凯/王源(你懂的)
2.oops-Little Mix(虽然歌讲的是分手但我还是觉得很甜)
3.给你宇宙-脸红的青春期(强推,特别甜)
   
  

凯源大法好。
嗯,
就这样。
说不定我那天心情好,还会写凯源。(立flag)

【双顾】哥,我吃醋了(一)(水仙)


突然心血来潮…(说不定就删了或者坑了)
emmmm…
大概就是红海和上瘾各种混合…以上瘾为主。
ooc预警。
狗血虐恋吧。
雷者勿入。

——————————————

"你要管管你弟弟了。"顾霆威不动声色的抿了一口茶,不经意的提醒着正端端正正坐着的顾顺。

顾顺向来随意,就算是进了部队,进了蛟龙突击队,也总是整日吊儿郎当的,面对杨锐和徐宏,他也没在意过,怎么开心怎么来。

不过在一个人的面前,他永远都要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

这个人就是他的父亲——顾霆威。

毕竟顾顺是从小被他父亲打到大的,不留心理阴影才不正常。

顾顺很讨厌和他父亲对话,因为真的很压抑,虽说是父子,但实际上他们的关系更加像是上下级,所以回复自己父亲的话,也是一板一眼的,让人挑不出毛病。

"是,父亲,我会找小海谈谈的。"

说起顾顺的这个弟弟,真的是让人头大。从小到大就被人宠坏了。明明还在读高中,花一样的年纪,却整天不学无术,浑浑噩噩,顾霆威每次看见都会恨铁不成钢的骂他,但人家左耳朵近右耳朵就出去了,该吃吃该喝喝该鬼混还鬼混。顾霆威说的话,顾海彻底的听不进去,也就只有顾顺这个兄弟还能压制的住顾海了。

所以趁着这次顾顺放假,也该让他好好教教顾海了。

顾顺听着顾霆威的命令,安安静静的坐在餐桌上,吃着东西,浅浅的瞥了一眼对面看起来比自己都"年轻"的"后妈",顾顺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低着头吃菜。

不疼不痒的一顿饭,三个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流,女人不停的给顾顺夹菜,作为礼节,顾顺没有拒绝,笑着应了一句谢谢。随后便是沉默。唯一能让顾顺提起兴趣的就是顾霆威在饭局结束时突然说了一句话:"我打算过一段时间让顾海去部队锻炼锻炼,你替我看着他,让他好好历练,不要再流里流气的丢我的脸。"

顾顺还是很开心的。因为如果真的顾海要来部队历练,那他们就会有很多机会可以见面了。

顾顺很疼爱自己的这个弟弟,从小到大,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顾顺全都给了顾海。顾海被人欺负了,也是顾顺义无反顾的帮他打架。

而且顾顺也很享受小小的顾海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奶声奶气的叫自己"哥哥"。长大之后,顾海叫自己"哥哥"的次数越来越少,到最后,就直接连名带姓的喊。顾顺嫌弃他不知道恭谦,但却从来都是由着他。

上一次去撤侨民,顾顺真的没找到自己还能活着回来,头被炸伤,躺在地上动都不能动,浑身上下都像是被拆了一样的疼。他只觉得自己同伴急切的呼救声离自己越来越远,想挣扎的起来,却一点力气都没有,最后,他真的特别想闭上眼睛了,他觉得自己没什么遗憾了,因为在战斗前,他给顾海打通电话了。

小孩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虽不再是奶声奶气,却莫名的有磁性,小孩从来也都不是什么藏着掖着的人,电话里,一点都不吝啬自己对顾顺的担心。

"哥,你要好好的,完完整整的回来,少一根汗毛,我都不会饶了你。"

最后,顾顺回来了,完好无损。

顾顺刚放假就给顾海打电话了,从电话了才知道顾海已经从家里边搬出去了,一个人住在外边。顾顺没说什么,因为他也不想住在家里。顾海定了餐厅,让顾顺回家瞅一眼就陪自己吃饭,结果顾顺却被"后妈"拦着吃了不少。

要是让顾海知道了,估计又要和我闹了。顾顺踩着油门,暗暗的想。
顾顺温柔的笑了。

——————————————
emmmm…
可能写不完,可能会坑啊。